cRoss〃

Kingsely:

爬上溪谷,穿过沼泽,终于到了edale的waterfall~羊儿们的出现,完全的出乎我的意料~居然还嘴上叼一朵花给我摆pose!

米嘉嘉:

夏至未至,小满。穹窿山的路边野花。 @故乡的小白云 

Gary Hu-FAKETO:

Perhaps everyone is a lonely hero in the night of the city........

instagram:garyhuhu

吴俊俊・LoFoTo:

一直都不愿意发这张照片。

在硬盘也静静躺了快半年。

这是今年7月的时候在小凉山走访一个学生家庭的时候拍的。

她是吉鲁卢信。14岁,四年级。

之前我的《给大山里的孩子拍张照》组照里面她是唯一一个没有笑的。

也就是刚刚和她的老师联系的时候得知她退学了。

的确,带着两个有智力缺陷的弟弟和妹妹和视力有问题的奶奶一起生活。

爸妈一年到头几乎不在家,爸爸听力和说话都有残疾,妈妈因为慢性病又只具备基本的劳动能力。

家里又因为超生,被村上断了一切社会福利与补助。

当时我们还一度的劝她再苦再累也要坚持读书,信心满满地以为她肯定能坚持念下去。

但我们谁又何尝亲身了解了她的苦难是什么样的。她的肩膀又背负了多大的压力和无奈。

读书对她来说的确是慢慢无边看不到的长路。

我真的开始怀疑我们一行人抱着各种幻想去大山里的意义。

去支教的意义是什么?每个去哪里的人都抱着不同的目的。

且不谈目的吧,但真正能带给他们的是什么?

我们是不是在该在去大山里的“风潮”里先冷静下来。

我们到底是在消费苦难,还是在升华自己?

还是真的想在那里做出点对得起山里人热情的事。

我们想改变一切,又什么也改变不了。

真的。惭愧。